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果博东方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试看账号:kk1100 kk2200 统一密码:123456 总台热线: 开户热线:189 8830 5555 取款电话:177 0884 6666


  • 美国向缅甸派来新大使,看看是什么来头!
  • 媒体:155名警察为何成涉黄会所"皇家一号
果博东方首页 果博新闻 查看内容
订阅

果博新闻

内地版《德龄与慈禧》背后的故事(下):戏里戏外 文化碰撞

2021-5-1 18:0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3| 评论: 0|来自: 果博东方三合一娱乐

【摘要】:   2019年,香港话剧团联合「天津人艺」所联合製作的内地版《德龄与慈禧》首演,在经过了疫情的阻隔后,于今年3月重启复排及巡演。  香港导演司徒慧焯为剧作带来了独特的诠释视角与意象表达。「何老师的剧本,可 ...
  2019年,香港话剧团联合「天津人艺」所联合製作的内地版《德龄与慈禧》首演,在经过了疫情的阻隔后,于今年3月重启复排及巡演。
  香港导演司徒慧焯为剧作带来了独特的诠释视角与意象表达。「何老师的剧本,可发掘的空间我可能只发掘到了六成。」他说。该剧今年的复排导演李任则用「富矿」来形容剧本,「演下来容易,演明白难。」
  经典剧本值得一次次的重新发掘,而这版《德龄与慈禧》最特别的地方在于,戏中德龄与慈禧间因文化碰撞而带来的衝突、融合与惺惺相惜,同样映照在戏外香港创作人与内地团队的合作间。
  「文化就是要碰撞。」司徒慧焯说。有碰撞,才能见新章。
  文:香港文汇报记者 尉玮
  图:主办方提供
  说起和「天津人艺」的合作,司徒慧焯说:「和不同的人合作本身就是我的理想。」其实,在《德龄与慈禧》之前,曾有不少内地院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「不敢,我没胆。」他笑说自己心中忐忑,一来是不熟悉对方,对合作抱有犹疑,二来是不确定是否可以在创作中有所得。直到何冀平来找,抛来了《德龄与慈禧》,剧本好能保戏,司徒慧焯心中有了底,「为什麽不做?」
  戏里边,受西方教育的德龄入宫,撞开了慈禧的心防,也在如死水般的清廷掀起微澜;戏外边,香港导演、演员与内地院团和演员的合作,也在碰撞中,塑造出了一版绝无仅有的《德龄与慈禧》。
  在天津方看来,司徒慧焯的教育背景不同,想的东西、看的角度果然和内地不一样,为剧注入了有趣的诠释。「我们需要多一些这样的合作,」司徒慧焯也说,「文化就是要碰撞,不是说我的对他的不对,又或者他的对我的不对,而是在撞击中大家能看到更多的东西。所以虽然做得很辛苦,但是不后悔。」
  培养默契 不怕「鸡同鸭讲」
  这「辛苦」自然来自于创作方向和创作习惯上的碰撞,以及可以想像到的「鸡同鸭讲」语言隔阂。
  「你普通话怎麽样?」我问。「普通话很差!」他大笑,「但我起点是我听得明白。他们的话,可能有些听不懂我讲什麽,反正有时我在讲,你会看到他们脸上有些茫然的。」但这有什麽关係?他继续讲,演员继续连猜带揣摩,慢慢倒也形成奇特的默契。
  回想起初初到内地排练,司徒慧焯形容自己很紧张,一个香港人对一整个内地团,有那麽点孤零零的感觉。「首先大家看一件事情的方式是不同的,他们一定会有一个习惯了的动能,如同一副机器运作了那麽多年,而我不是这麽运作的嘛,我不怕吗?那就准备吧。之后慢慢发现,哦,他们是这麽看的,是这麽做的……我要用另外一个方法去让我们合在一起。做到最后大家对这个戏、整个成果、整个过程,有一种很奇怪的感动。」
  为了快速地了解演员,让大家互相建立联结,司徒慧焯请来田蔓莎为演员做训练。田蔓莎是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,现任职于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。早年她来香港,看了司徒慧焯导演的《遇上1941的女孩》后两人成为了朋友。后来一直保持联繫,寻求合作的可能。「这次我要找一个老师,首先要熟悉内地的思维模式。另外我相信如果要训练东方的演员,要用东方的方法。我们在香港可能接受比较多英式或者美式的戏剧训练,但这些训练,特别是肢体上的,不是非常适合我们中国人。所以我找田老师,她基本帮我理顺了场地的逻辑、排练的规律,首先帮我建立好了布局。在她训练的那个礼拜,我就可以从旁观察,这些演员每个人是怎麽样的。当时我心里还没有cast list,心里就可以开始砌起来,让我更加容易去理解整个画面。」
  强调演员间的感应
  除了田老师的训练,司徒慧焯也用自己的方式去调节演员。他强调让每个人找到自己对于整体性的感知,如同不同声部相互感应形成交响。「他们(内地演员)比较习惯自己去完成一个戏剧——只是做好自己这部分就好了。但我强调的是交响,是感应——他跪时我的身体是怎样?《德龄与慈禧》中有两场大殿中的戏,很多人站,那他们在干什麽呢?那两场戏需要有很强烈的张力存在,如果演员不知道场景给他一种怎样的感受并用身体去反应,其实是不work的。那些训练就是为了这些。」
  整个创作的过程,就是慢慢调整,将所有的东西「磨对」。司徒慧焯也会忍不住吐槽其中的各种困难,例如内地演员不习惯参与角色「遴选」,他们惯常是以指派为主;又例如整个演出有几个不同班底,要在有限的时间来处理其实很费神。至于内地演员的表演风格,他倒觉得接受起来完全没问题。「只是大家对何谓『完成』有不同的理解,有可能他们觉得已经完成了,我觉得还未到。所以我一开始就和大家说,我每天都会改的,因为随演员慢慢找到角色,慢慢找到行动的动机,东西就会变。」
  意象化的舞美空间
  这一版的《德龄与慈禧》被评价为具有更为强烈的现代感。司徒慧焯说他创作的起点,就是「不要像之前的版本」。「何老师一开始就讲了一个想法,她想这个戏最后是要充满一些希望的。不想最后是满清灭亡,这个腐败的政权玩完了,抵死!不是这样的感觉,而是德龄如何接了慈禧的棒,让这件事继续去变成一件新鲜的事,等于下一步就是走向共和。」
  这几乎成为了剧作的定调,结尾处预示旧时代的消亡与新时代的来临,而置身这时代变迭中的人物,每一个身影都是有血有肉的。他们的情感、他们的不同坚持,都在历史中投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。
  司徒慧焯花了很多心思营造意象化的舞美空间,一条象徵权力的巨大龙柱撑起了整个舞台,舞台上方是在280度弧形轨道上移动的大灯,照龙柱,形成了日晷的意象。「整个戏其实是时间的流转。」时间的流动映照满清如何走向日薄西山,同时也映照出人物的心情,让他们孤独的身影在历史的进程中被拉长。
  「另外,人物在一个凝固的空间中怎麽动,这是我非常关注的。」司徒慧焯说,「所以我会很考究他走多少步,怎麽走,怎麽穿过这个空间。这些问题很考验演员如何感应对方,如果感应的感觉出不来,就不好看,这些是花最多时间的。」
  在对剧本的诠释上,他加强了对德龄这个人物的强调。在他看来,之前的许多版本中,德龄似乎更像是和慈禧对话的帮手,存在感不是很强。「我要看到德龄自己的想法,她的线。她和慈禧其实是一体两面。」所以在剧中,司徒慧焯力去寻找德龄与慈禧关係的细节,她们的惺惺相惜,她们的相投契,需要更丰满地在细节中呈现。
  「何老师的剧本,可发掘的空间我可能只发掘到六成,还可以再继续挖下去。」司徒慧焯说。而这正是好剧本的魅力所在。文章来源:果博东方三合一娱乐:www.166559.com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